推荐资讯

面的这个中年男子一看就是读书人的模样,而读书人能够辨认这个的

发布时间:2018-05-25 11:08 浏览:
 这不,顾铮走到的这一长溜的招工水牌面前,那个待遇最高的工作,就吸引住了他的全部的注意力。
 
    至宝林药堂:招收前柜记账员一名。
 
    要求:对药材有一定的基础了解,在生意繁忙时可以帮忙辨别药材。
 
    识文断字,懂得记账和基础算数。
 
    工钱结算方式:周结,
 
    周工资:2000文钱。
 
    福利待遇:包午饭。
 
    哎呦!
 
    真不错啊!
 
    在一个普通民众月收入5000-6000文的现在,至宝林药堂给出来的工资待遇,着实不错了。
 
    作为一个曾经的植物学家爱徒的顾铮,草药作为植物当中的最珍贵的分类,他最先学习辨识的就是那一类的好吧。
 
    这没难度。
 
    原主幸亏是写得一手的好字,否则‘才高八斗’的顾铮,非被他那一坨便便一般的毛笔字,给愁死。
 
    打定了主意的顾铮,就施施然的找到了码头上负责总管招聘的主管,在给对方递出了两文钱之后,就从那里拿到了一个类似于竹签一般的号牌。
 
    这是码头发给应聘者的面试凭证,背面还有至宝林药馆具体面试的地址。
 
    这个号牌只是让至宝林负责招聘的人员知道,这个人是通过哪里的消息得知的你们的招聘信息的。
 
    至于其他的,就不是这般简陋而嘈杂的聘工市场,所要负责的了。
 
    既然拿到了自己想要的敲门砖,顾铮也不打算耽误工夫,虽然在日上三竿的午饭时间过去询问面试的事宜,有点无耻。
 
    但是早已经弹尽粮绝的他,在思考了不到一秒钟之后,就把满满的节操给扔到了地上。
 
    天大地大,什么都没有饿着肚子大。
 
    下定了决心的顾铮,走的很快,在穿过了码头之后,拐过了两条街,就来到了佛城里最繁华最热闹的商业街,在这条街的最东头,就是同样气派的至宝林药堂的总店了。
 
    在这里,隔着二里地就能闻见的中药草的香味,就是他们的标志。
 
    而大门口人来人往的热闹景象,也昭显了这里生意的兴隆。
 
    跟在形形色色的人流后边,这就准备往前挤的顾铮,他的面前瞬间就出现了一只拦下他的手掌。
 
    “哎,这位客人不要插队,按方抓药的排在左边,需要看坐诊大夫的排在右边,中间的路是给出来的客人准备的。这样才不会乱吗!”
 
    顾铮定睛一瞧,竟然是在码头见过的,这里的少东家,黄森汉。
 
    正好,自己也不用去找别的人去问了,善于抓住机会的顾铮,当即就朝着对方施了一个文绉绉的礼:“在家是来应聘的,不知道至宝林的少东家,我应该走哪一列呢?”
 
    “哎呦?你认得我?”
 
    “不才,刚才在码头寻工的过程中,有幸瞻仰过少东家的英姿!故而印象深刻,颇为难忘。”
 
    待顾铮的这几句话说完,原本只把他当成了一个路人甲的黄森汉,就有点小得意的上下打量了一番顾铮。
 
    哎呦,自己的见义勇为果然是有效果的,在无数的围观的群众眼中,我竟然是这样的。
 
    趁着这般的高兴劲,黄森汉再看向顾铮的时候,就带了不少的主观好感。
 
    对面的这位先生,年纪适中,带着读书人所特有的孱弱与白皙,气质儒雅,举手投足间文质彬彬,让人一见则心生好感。
 
    还是位文化人啊!
 
    更加了几分喜欢的黄森汉就和颜悦色了起来:“不知道先生怎么称呼?正巧,我们前台大掌柜的也在,我这就带你进去,寻他面试吧!”
 
    “在下姓顾,有劳少东家了。”
 
    顾铮做了一个请的手势,也不觉得走在一个傲气的少年后面有什么不对的,在黄森汉的带领下,在顺着大门往左的一个只能通过一人的过道中,就看到一个小门。
 
    虚掩的门被黄森汉推开后,站门外还没来得及一同进去的顾铮,就听到了一个属于归家少年的喜悦的通报声:“我回来了!”
 
    “哎呦!”
 
    紧接着就是以一声惨叫!
 
    “爹!你怎么偷袭?”
 
    “猴子偷桃!”
 
    “哎呀!”
 
    “你个老不休!”
 
    “抓奶龙抓手!”
 
    “哎呦,你个小兔崽子!老子交你功夫不是让你转头对付老子的!”
 
    里边丁零当啷的就极其热闹的动起了手。
 
    而哪里都少不了他的顾铮,就赶紧快跑了两步,在迈过了门槛之后,用他小动物般的直觉,紧紧的贴着墙边,出溜溜的看起了大戏。
 
    只见这个偏门开口的位置,正是至宝林晾晒和囤积炮制药材的地方,一层层的笸箩,整齐划一的搁在晒草药的架子上,而正中间,也是午间阳光最充足的地方,却是空空如也,只有两个一大一小的人,在其中上蹿下跳,毫无正形的交着手。
 
    看到这里的顾铮,在黄森汉恼羞成怒的叫出了场内,不停的打着各种下三路部位的老头的名字的时候,他下意识的就惶恐的把两只袖子抄在了一起。
 
    “黄鸿飞!别太过分了,我是看你老的都掉牙了,才懒得吓死手啊!”
 
    “哎呀!打人不打脸!!”
 
    被叫自家儿子直呼其名的黄鸿飞,十分淡定的保持着他那潇洒的金鸡的姿态,看着已经被踹飞进草药麻袋中的黄森汉的方向,十分有高人范的说了一句:“我没有打你的脸,我这是踢。”
 
    “还有!哪有儿子直呼老子的名字的?真是欠打!”
 
    可是他这边的话音都落下许久了,角落的麻袋包处,还是没有半分的响动。
 
    这下黄鸿飞也顾不得耍帅了,将半抬的腿放了下来,一个漂亮的纵跃就如同飘一般的蹿到了草药袋子的跟前。
 
    “森汉啊?这是踢傻了啊?”
 
    这边的话音还未落呢,就见麻袋包中响起了炸雷一般的喝声:“无影脚!”
 
    一个少年就侧身纵跃在了半空,双脚使出了一套快速的都快看不清动作的连环踢,朝着过来观察敌情的他的老子,就踢了过去。
 
    “哎呀!”
 
    可惜,壮志未酬身先死,对面的这位黄鸿飞老先生才是一位真正的高手,在顾铮看来眼花缭乱避无可避的的这一套组合腿,只不过被黄鸿飞一个轻描淡写的架腿,就将对方给挡在了半空。
 
 135 演武场
 
    “修炼未到家,就敢学别人伸张正义,自大自满,是为过错一。”
 
    “不思悔改,不懂反思,自傲自足,是为过错二。”
 
    “敢跟老子动手,还打输了,这就是最大的罪过!”
 
    随着这条条件件的罪状被黄鸿飞说出口,那边的黄汉森就受到了精神与上的双重的屈辱拷打。
 
    “还有!无影脚练的火候不到!更是该罚!今天,你的饭就没了!”
 
    “一会去祠堂中跪着,将家规罚抄千遍,抄不完,明天的饭也就别想了!”
 
    说完了这些,老头揍的也差不多了,这才抬了抬自己的眼皮,将头转向了顾铮贴着的那个墙边。
 
    “看在下是和犬子一同回来的,不知道是因为犬子揍了你家的孩子,毁了你家的摊子,还是在上胁迫过你?”
 
    “不管是那样,老朽现在这里替他赔罪了。”
 
    呵呵,黄汉森果真是个熊孩子啊。
 
    看着眼前的黄鸿飞,顾铮的内心是十分的复杂的,这位老头十分像是他那个世界中的一个人啊。
 
    只可惜年纪对不上,在电影中的黄飞鸿,无一不是俊朗,英挺,一身正气的年轻帅哥,可是这位圆脸,粗眉,耷拉眼,耳垂肥厚,颇有点弥勒佛的面相。
 
    这反差,也太大了吧。
 
    受到了一万点伤害的顾铮,为了生计,到底还是忍着心痛开了口:“都不是,黄老先生,在下是在码头中看到了这里的用工信息,特来应聘的。”
 
    “刚才是黄少东家顺路,好心将我领到这里的。”
 
    你面试就面试吧,咋看到我之后就一脸哀莫大于心死的表情,搞得我很局促好不好!
 
    被顾铮诡异的眼神看的极其不舒服的黄鸿飞,有点尴尬的咳嗽了一声:“正好,一事不烦二主了,大掌柜的正在前厅忙,作为这里的东家,我亲自来面试吧!”
 
    找点刁难的题目为难一下这个小子,想办法把他赶走吧,这眼神弄得他好像一个罪大恶极,戳破了对方的梦想的恶人一般,不舒服。
 
    这么想的,黄鸿飞也是这般做了。
 
    他故意的在中药包中将几种容易混淆的中药材取了出来,两两的放在一起,就端放在掌心,开始一一的提问了起来。
 
    “这两种是什么药材?”
 
    “左边五加皮右边香加皮,两者同可以祛风湿,强筋骨,只不过前者补肝肾,后者强心。”
 
    哎呦?
 
    “那这个呢?”
 
    “左边,右边没药,前者性温,调气活血,舒筋止痛,排脓生肿,后者则是破血消肿,同样也有生机止痛的功效!”
 
    “这个”
 
    “那个!”
 
    “还有这个!”
 
    黄鸿飞足足的问了六七组药材,顾铮竟然说的分毫不差,看起来没有半分的停顿,这竟然是一个懂药材的。
 
    考察到这里的黄鸿飞都有点惜才了,对面的这个中年男子一看就是读书人的模样,而读书人能够辨认这个的,还真是不多。
 
    想到这里的黄鸿飞下意识的就问了最后一句:“321+345等于多少?”
 
    顾铮下意识的回了一句:“666.”
 
    “很好!这三条街的米字巷,原本一直求学,怎奈攻读多年,竟是连一个童生都未考出来。终弄得家徒四壁,生活无以为继,只能出来讨生活了。”
 
    至于以前的小偷小摸?
 
    顾铮表示他不记得了。
 
    果然是本地人,十分自信的黄鸿飞在确认了这一点后就放了心,此时再看已经恢复了正常的顾铮时,就怎么看都顺眼了。
 
    “那既然这样,不知道顾先生什么时候能来上工?”
 
    “现在,马上!”
 
    “马上?不用这么着急吧?先生可以先回家准备一下,明天再来上工也不迟啊?”
 
    看着黄
    这位先生…好特别。
 
    莫名的率直啊。
却是如此的有趣。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