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资讯

在佛城人都不曾注意过的角落中,几个身着最普通的妇女服装的女子

发布时间:2018-05-25 11:44 浏览:
这几日,那些频频出没在他们教堂周围的红青黑的三个堂口的女人们,已经很久没有出现了,就好像一夜之间龟缩了起来,让城内的巡捕都找寻不到她们的身影。
 
    这是要发生什么大事了吗?
 
    不,在佛城人都不曾注意过的角落中,几个身着最普通的妇女服装的女子,正在码头,洋人军队和商号的驻扎区,或是沿街兜售鲜花,或是路边磕牙闲聊,但是她们的眼睛,却是时不时的就会朝着这些地方扫去。
 
    在对外驻军的最前沿,负责盯梢的自然是坛口中的重要人物,经过了精妙伪装的红牡丹和黑夜叉。
 
    这两个原为苦命人,现为领军人的女人,一边一眼不错的盯着巡逻的士兵,一边心有惺惺然的交谈着。
 
    “黄莲圣母果然神功无敌,她说东北方会坠落文曲辅助星,就真的出现了一位从天而降的顾先生。”
 
    “是啊!有如此领袖,何愁我等大业不成,何愁洋妖不灭?扶持朝廷扬我国威的大业,总有一天必定会在我们坛口手中实现。”
 
    “没错!连上天的星宿都下凡来帮助我们,最难得是顾先生铁口直断,虽不在现场,却将当时的情况说的七七八八,所差不多。”
 
    “所以说人家才是星宿下凡呢,我等闲人怎么能跟他相比。”
 
    “也是!”红牡丹下意识的摸了摸藏在裤腰带上的经过顾先生的讨要,而从黄汉森手中拿回来的她的武器,那条漆黑黑的长鞭,继续说道:“也不知道今天黄莲圣母与朝廷将军的秘密会谈,进行的如何。”
 
    “我看这边这两天的动作是越发的频繁了起来。也不知道这些洋妖们又打算闹什么幺蛾子了。”
 
    “还是提高警惕为妙,希望在他们有所行动的时候,八旗将军府能与我们的黄莲圣母通力合作起来。”
 
    “放心”老成持重一点的黑夜叉对自己的教主可是十分的有信心,在看到了好几位穿着了不同军队的军服的长官,携手走进了英吉利的大营的时候,就朝着红牡丹一招手:“他们碰头了!走,我们回坛口的分舵,将消息传递出去!”
 
    “是!”随着红黑两方的人撤离,这个原本就躁动不已的城市角落,就不会再平静了。
 
    就在人心浮动的这个时刻中,终于有一个震惊国内外的事情发生了,这个国度在猝不及防间,被多个国家的联合军队给入侵了。...看书的朋友,你可以搜搜“”,即可第一时间找到本站哦。
 
 146 打起来了
 
    这一入侵,还真的是直奔主题,一打就打进了京北城内,那是不是意味着,这个富饶的遍地都是白银的国度,就如同扒了衣服的少女一般,已经赤条条的等待在他们的面前了呢?
 
    当北方的消息传到了佛城的时候,在这里驻扎的多国的洋人大商行,驻守在这里的分支军队,都开始蠢蠢欲动了起来。
 
    而同样得知了朝廷的动向的八旗将军府,也开始严阵以待了起来。
 
    这一届的都督,是一个难得的强硬的主战派,在如此动荡的时刻中,他竟然将所有的军队都撤到了城内,在几个主要的交通要道和码头之上,都加强了巡逻和掌控。
 
    不管这个国家中的都城内的人是怎么样的没用,但是这个生他养他的佛城,在他的驻守之下,绝对不能丢弃不管。
 
    也正是因为这个都督的这一系列的举措,本应该属于最该担心的港口城市佛城内的百姓们,反倒是十分安心的依照原本的常态在生活着。
 
    一个好的领导者,看的不是一时,而是他长久以来的做派。看来这个将军的确是一个好官。
 
    定了心的顾铮,不由的就点了点头,他的周围现在已经以他为中心紧密的联系起了三派的人马,只等那个混乱之夜的到来了。
 
    ……
 
    夜!来的准时。
 
    今日的月却格外不同,被通明的火光映的发红,被震天的杀声惊的更高。
 
    卑鄙的外来入侵者们,终于是按耐不住他们的贪婪,在这般美好的夜晚中,采取了他们入侵的计划。
 
    可是他们却没有像是北方的同胞那般的好运,在毫无阻挡的情况下长驱直入的抵达了首都城内。
 
    在这个不起眼的佛城小城里,他们刚刚走到外围,就受到了来自于地方政府军队的顽强的抵抗。
 
    八旗将军府在最近收到了大批的来自于不明组织的捐款捐物,更有甚者还在一天清早起来的时候,在他们的驻军营地外,收到了整整一车皮的军火。
 
    这让原本就摩拳擦掌的将军府内彪悍的军士们更是士气大振,混合着原有的装备,就将自己给武装到了牙齿。
 
    在这个黑夜中竟然能与装备精良,人数足足有他们两倍之多的联军们,暂时性的打了个势均力敌。
 
    ‘嗖嗖嗖’
 
    子弹在夜空中划破空气的声音伴随着比爆竹更加响亮的枪声,让那些城内的原本早已经陷入熟睡梦乡中的人,也跟着惊醒了过来。
 
    “这是怎么了这是?”
 
    “怎么?你还不知道?”一个一看就是闲人模样的人,竟然丝毫不见慌张,反倒是拿出了一把葵花籽,好像早就准备好了一般的,在自家的门框外磕起了闲牙:“前几日咱们城内的官老爷所居住的那一片街的居民,就纷纷的以去内陆避暑的名义,出城往西北走了不少人。”
 
    “据说是追赶老佛爷的脚步去了。”
 
    “想来是知道这边的洋人也忍不住了,想要效仿一下他们的同伴,打算在这个佛城内也抢上一把了!”
 
    听到了这话,周围的邻居们不由的大惊失色,他们纷纷的就开始询问这个优哉游哉的闲人:“那你咋知道这个消息的,要是早就知道了你怎么还不跑?”
 
    看着周边这群街坊的担心样,那个闲人一点都不担心,优哉游哉的将早已经磕完的一把瓜子皮,随手往门外一丢,拍拍手回到:“你们傻啊?还是你们认为那些外国人是傻的?”
 
    “咱们所处的地方,这一看就不像是有油水的地儿啊。等到真打起来了,先不论能不能攻陷了那个以硬骨头著称的誓以佛城共存亡的都督将军的防线。”
 
    “单说攻进来之后,挡在咱们面前的商业街和富人区,就够那些大兵们眼花缭乱的了。”
 
    “和那些财富相比,你以为见惯了真金白银的强盗们,会看得上你的铜制的大钱?别自作多情了啊。”
 
    “叫我说啊,咱们还是该干嘛干嘛,警醒这点,别让放的火烧到了自家的房子就行了!”
 
    嗯,这算是个明白人,如果上一辈子没有出那些军队一进城看到了里边的富贵之后,连长官都控制不了士兵,从而造成了满城到处乱跑的局面的话,他说的话还真没错。
 
    但是架不住乱军如同没头苍蝇一般的散开了啊,不熟悉地形的士兵们哪管的了那么多,蚊子腿也是肉不是?
 
    不过托这个人的福,这一次的平民老百姓所在的区域内,却真的是安静了下来。
 
    而在城外已经与敌人纠缠了许久的都督府的士兵们,却面临到了伤亡小半,防线即将要被冲破的窘状。
 
    “将军,撤退吧,再不退,我们全部的力量都要被全灭在这里了!作为南方少有的抵抗势力,您不能在这里为了一次求财的战役中而消耗掉所有的家底啊!”
 
    “是啊将军!”
 
    身边三四个福将,在看到局势摇摇欲坠的时候就纷纷过来请命,而一旁的幕僚更是在将军的身旁说了一句提醒的话语:“将军,您忘记了神秘人所留下的字条了吗?”
 
    “让我们要扬长避短,化整为零,利用地形和黑暗的掩护,进行游击战术。”
 
    “敌退我进!敌进我扰!”
 
    说到这里,这一圈的人竟然十分亢奋的喊出了在现代人耳中耳熟能详的游击战的策略。
 
    “城内通往各主要地点的地道都挖好了吗?”
 
    “早就准备好了将军!”
 
    “好的!我们撤退!”
 
    呼啦啦,什么叫做行令禁止,这写原本还在各司其职的士兵们,在以小队长为单位的领导者的指挥下,瞬间就在抗击线上退了个干干净净。
 
    而第一线的战场上只剩下了敌人那杂乱无章的枪声。
 
    “约瑟夫,前方战场是个什么情况?”
 
    “不清楚啊乔治,我们各自为政,损失的有点大啊,我的士兵已经达到了五十多个人的伤亡了。”
 
    “我也没有比你好到哪里去,据说其他六家的军队也是差不多的。”
 
    “真没想到,如此落后的军队竟然这么顽强,对方打过来的子弹,我怎么看着眼熟呢?”
 
    “难道说是上一次要运到东印度公司的那一批走私货?这个国家的人太狡猾了,一边说着什么友好双边,一边却偷偷摸摸的劫持我们的货物!”
 
    “没错!这群强盗。”
 
    这是什么逻辑,也真是醉了。
 
 147 灭杀(支持正版人人有责)
 
    足足过了五分钟,对面的联军军队才察觉到了不对,而等到他们确认阻挡他们前行的防线上再也没有一个士兵的时候,早已经过去了一刻钟的功夫了。
 
    “哈哈哈!这个没有抵抗力的城市,终于完全的坦露在我们面前了,士兵们还在等什么?发家致富的时刻到了!我们冲!”
 
    “起开,让我们军队先行!”
 
    “凭什么!孙子,咱们可是联军,我可是y队的最高长官,你无法命令我!”
 
    “混蛋!野犬小龟这个混蛋带着队伍先往城里边溜了!站住!”
 
    在一致对外的时候这几个国家的人还能相安无事,可是在真正的利益面前,谁管你是哪个国家的龟儿子呢?
 
    这乱糟糟的军队,自己就挤成了一团,在七冲八扭的进城的过程中,彼此间就率先的打出了一点火气。
 
    不同国家的士兵们,在私底下默默的憋了一口气,现在满城的佛城百姓不是他们的敌人,反倒是这群一起抢劫的联军们,才是他们彼此间最大的敌人。
 
    具《佛城志》一文中详细记载,在1900年佛城抗击国外联军大捷的这一场战役中,我方军民合作杀敌的数量是988人,而敌方自相残杀而造成的伤亡也接近于这个数字。
 
    在医术《国外人种解剖史记》中记载,战役过后收尸人抬出来的红毛绿眼的洋鬼子,被统一的放置在了被摧毁成了一片废墟的神圣天主教堂的大场内,其中记载的保存完整待国外人交钱赎尸的数量,也达到了上千具。
 
    所以说,内乱才是最可怕的致命根源。
 
    当然了这都是后话,兴冲冲冲进来的外国士兵们,在一入了城内,看着那黑瓦青墙的高门大户之后,就再也不受长官的控制,一个个的如同红了眼的兔子一般,四散而开,在一条条的大街小巷中,奔着他们即将到手的财富而去。
 
    “冲啊!黄金丝绸古国!我们来了!”
 
    “站住!站住!你们这群混蛋,要听指挥啊!都给我回来!”
 
    哪怕是长官们喊破了喉咙,这些从小受到了自主思想培养的士兵们,也如同脱缰的野马一般,跑了个无影无踪。
 
    今天起,我们抢到了足够的财富,立马衣锦还乡,谁愿意当一个背井离乡的大头兵,谁就去干,反正小爷我是不干了。
 
    都抱着这般的思想,那队伍就不好带了。
 
    索性我也快变成光杆司令了,那我也抢吧!
 
    得,长官也不管了,拉着几个还算听话的亲信,也朝着最近的高门大院冲了过去。
 
    化整为零了?
 
    那就好办了。
 
    在阴暗的角落中,在漆黑的小巷中,在无人的拐角处,在憋屈的底地下,有着如同阎王爷派来的勾魂使者一般的存在。
 
    这一次,爱美的红灯照的姑娘们,难得的统一了一回,在这个特殊的夜晚中,穿上了黑灯照的夜行衣。
 
    这一次,年少冲动的武馆武二代们,手中拎着刀枪剑戟斧钺钩叉,自己最为趁手的武器,将利刃磨得锋亮,伫立在了十字街头的房檐梁上。
 
    这一次,全城的小乞丐们都没有了睡意,在各个街角最隐蔽的地点,带着他们的小狗,用明亮的小眼神,注视着即将到来的肥羊。
 
    这一次,顾铮趴在了王翰林的家门外,等待实施他浑水摸鱼计划的第一步。
 
    ‘呼哧……呼哧……呼哧!’
 
    一个个头矮小的小子,脚下的步伐不停,朝着早已经埋伏了多时的两拨人马的位置跑了过来,经过的时候步伐不停,却甩下了关键的情报。
 
    “三名黄毛鬼子朝着这边走过来了,两把长枪,一把短枪,无警惕性!”
 
    负责传递消息的小乞丐,如同一阵风一般的,又消失在了这个黑暗的没有点灯的街口。
 
    不能给战斗部队添乱,我还要回到蹲守地点继续刺探军情呢。
 
    而接到了通知的两拨人马,立刻更加的安静了起来,甚至于连彼此的呼吸声都听不到一丝的起伏。
 
    “哈哈哈!”嚣张的大笑伴随着这三个人的出现而响彻在了这条街道之上。
 
    “真是奇怪,你说佛城的大户人家晚上都不点灯的吗?这大半个佛城竟然和死城一般的,连个亮光都没有?”
 
    “这有什么的?等我们抢完了之后,点上一把火,这个城市不就明亮了吗?”
 
    “哈哈哈!真有你的,不斯不行斯基,我们就从这家下手吧!看起来像是个当官的家啊!”
 
    听着如此无耻的对话,顾铮也只是咧了咧嘴角,朝着暗处轻轻的高举起来的右手,如同铡刀一般的往下一挥,就发出了动手的命令。
 
    只见依照顾铮传递多次的偷袭,闷棍,群殴指南上所指示的要点和动作,彩排过很多遍的红灯照,率先动了手。
 
    一条条佛城最好的鱼娘所编制出来的千斤挣不破的渔网,就这般猝不及防的从三个人的头顶直扣而下。
 
    “哎呀!这是什么?”
 
    在他们三个还没有来得及将手中的武器端起来的时候,一根根带着倒刺的从敌军防御栅栏上拆下来的铁丝网,就如同蛛丝一般的朝着他们的胳膊的位置缠绕了起来。
 
    这一次,红灯照的翻跟头的出场方式,再也不是华而不实的花架子,待她们那眼花缭乱且快捷的跟头翻完了之后,每个人的手中还扯着软钢丝上的几个端点。
 
    而在中间的被来回缠绕的那三个倒霉蛋,手中的武器却是早已经随着铁丝扎入肉皮,以及丝线越勒越紧之后,掉在了地上。
 
    “救! .. ”
 
    求救的话语还没开口,顾铮就半蹲在高墙的边沿处做出了下一步的指示,这一次是左手,同样气势如虹的斩下,一阵阵的寒光又从这几位倒霉蛋的头顶上闪起。
 
    拿着各家拿手武器的二代们,从道路两边的墙面后一跃而下,径直的就冲着对方的面门,后脑,毫不客气的劈刺而去。
 
    带钩子的带叉子的,先把掉落在网内的武器捞出来,剩下的棍棒刀剑,就全招呼在对方的身上了。
 
    “嗷!”
 
    ‘嘭嘭嘭’
 
    求救失败了的三个人,如同是演武场上的箭靶子一般,插满了各色的武器,直挺挺的就倒在了这条黑漆漆的高门大巷的外面。
 
    连刚才的求救话语都没有来的及吼出,就壮志未酬身先死了。
 
 148 有美女!冲啊(小太子盟主加更一)
 
    “成功搞定!”
 
    “哈哈哈,小爷我也是灭杀过洋人的好汉了!哇哈哈啊!”
 
    而在红灯照的那边,那群女人们又情不自禁的低唱起了口号:“红灯照江山,灭妖我最强!”
 
    在墙头上刚为自己的计策得意了没到两秒钟的顾铮,在看到了王翰林家后门的火光之后,就赶紧的朝下面的人招呼到:“不好!后门还有漏网之鱼,这群王八蛋,就和蝗虫一样,分散开的人数太多了!”
 
    “快!进翰林府随机应变!”
 
    “是!谨遵文曲堂堂主法旨!”
 
    文曲堂牛逼不?
 
    牛!
 
    堂主:1人,堂众:0人。
 
    而听到了招呼后,以黄汉森为首的二代们也纷纷的翻墙,爬树的,越过了这道高墙,准备在翰林府中与对方决一死战。
 
    等到众人纷纷的冲进院落了之后,还是黄汉森先发现了不对,他转头朝着红牡丹问到:“顾先生呢?怎么不见跟过来?”
 
    对啊?人呢?
 
    待到众人再转头的时候,就发现了还挂在房梁上往下以小狗撒尿的姿势,奋力蹬腿的顾铮呢。
 
    战五渣的痛苦,下个墙头都拖后腿的主,有谁能够理解?
 
    可是这群人却在日常的接触中,对顾铮的此种行为,早已经见怪不怪了,君不见顾先生是一遍就能将全套路数学会,就是半分力气也无,全是花架子货的吗。
 
    这个人啊,天生筋骨废柴,就不是个练武的料。
 
    被几个人手扶肩抗才下得墙头的顾铮,丝毫没有因为自己的窘状而感到任何的不适,他在如此的情况下还穿着浆洗的笔直的长衫,抖了抖上边的尘土,继续发号施令到:“跟我来!”
 
    而此时居于翰林府中的各个大门,却已经被人用暴力的手段从外破开了。
 
    “哈哈哈!发财了!古国瓷器!银制的饭碗!”
 
    “哈哈哈!丝绸!布匹!!这个板凳也很好看!铜壶也很漂亮。”
 
    呃,那位外国朋友,你手里陶醉的嗅闻着的是这家人的夜壶…
 
    这一次的抢劫小分队,人数已经达到了6人,看来只能以多欺少了。
 
    在对付多人数入室抢劫人员的方案中,顾铮也有他的解决办法。
 
    只见他们先从在院落中最偏僻方位的人下了手。
 
    闷棍,黑麻袋,没商量,第一个人就这般悄无声息的倒下了。
 
    而第二波的两人抢劫小组更是简单,一个黄灿灿的金元宝,往这两位的中间一丢,剩下的就是看恶狗扑食,以及狗咬狗一嘴毛了。
 
    待到他们俩争抢到最的那个节点的时候,如同鬼魅一般的行动组黄队长,就率领着红牡丹,一前一后的施以了毒手。
 
    又搞定两个。
 
    当负责拖尸体的丐帮的帮忙的小乞丐,将三个人统一的拖到一间不算大的阁楼的时候,里边一个偶尔和顾先生因为任务的需要学了几个字的小孩子,就发现了这个阁楼,就是顾先生事先给他们发布的任务所在。
 
    这是个书房,架子上因为主人行走撤离的匆忙,只是匆匆的拿走了几本常用的书籍,那剩下的满满当当一书架子的书,就这般被孤零零的丢弃在这里。
 
    “顾先生!顾先生!”
 
    看到自己完成了找寻书本的任务,小乞丐也是十分兴奋的从那个房间中跑了出来,朝着顾先生的方向去献宝去了。
 
    “那边就是顾先生要我找寻的书房,里边好多书籍呢,没有被烧毁,也没有被破坏!”
 
    听到了这样的汇报,顾铮毫无形象的笑的眼睛都快没有了:“真的?那,给你记上一大功,事后论功行赏!”
 
    “谢谢顾先生!”
 
    “但是”没有忘记正事的顾铮还是保持着笑不拢嘴的状态,朝着黄汉森和红牡丹吩咐道:“我们还是把那三只苍蝇解决了,再来收集这些财富!”
 
 
    这个娘们太邪性了,自己还是离她远一点吧。
 
    剩下的三位漏网之鱼,压根就不知道自己将会面临什么,他们正在埋头奋力的往自己临时寻来的运货的小车上搬着宝贵的财富呢,突然就在这个悄无声息的大院中,听到了属于娇嫩少女的哭泣声。
 
    在听到了这个难得的软哝细语之后,三个洋人,只觉得自己的骨头都酥了三分。
 
    他们互相对视了一眼,在发现了彼此之间的蠢蠢欲动以及敌意之后,就如同比赛一般的,朝着那个最诱人不过的声音传过来的地方,你争我抢的奔跑而去。
 
    “你走开,是我先听见姑娘的声音的!”
 
    “胡说!你不是在家乡那边有老婆吗?这次也应该让让你的小弟了!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