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资讯

自己虽然武艺是不如太史慈但是太史慈毕竟是负伤了所以自己就算是

发布时间:2019-01-30 15:23 浏览:
 马超是再次出兵来到了襄阳城下,不过这次他是准备夜战了。
 
    而太史慈是刚处理完自己的伤口。就听士卒来报,“报将军,凉州军要趁夜攻城!”
 
    太史慈是心中冷笑,他们这哪是趁夜攻城啊。分明就是看自己受伤了,所以认为是有机可乘,所以马孟起便带着大军来了。不过想得倒好,但别看自己是受伤了没错,可襄阳城却也不是你们想破就能破得了的!
 
    虽然是如此想法。但却也不得不说,太史慈没有之前那么多信心了。毕竟他也知道,因为自己中了黄忠一箭,所以己方士卒的士气,那却是大不如前了。本来在己方士卒的眼里看来,自己虽说不是如何勇冠三军,但是却也算是有那么一号的人物,可是如今……
 
    不过太史慈也知道。如今是说什么都没用了,还是那话,所谓是“兵来将挡。水来土掩”,从来都是这样儿。自己襄阳城内,还有好几千人马呢,还能怕了他凉州军不成?
 
    太史慈貌似又重拾信心,但实际是什么情况,就只有他自己最清楚。拿起了自己的兵器。他就向屋外走去,对他来说,定要守住襄阳,要不对不起自己主公对自己的信任,对不起自己主公的知遇之恩,更是对不起……
 
   
 
    来到了城头,距离远的时候,太史慈都听到了两方人马激烈地攻防战。别看是大晚上的,他可是听人说过不少,凉州军还是很喜欢夜战的。至少在这上面,人家说其军确实是比较有经验。毕竟经常去做得事儿,哪怕是再不熟悉,慢慢也得有不少经验了吧。
 
    太史慈是登上了城头,虽然是怕牵动伤口,他没有拿起兵器去参与战斗。但是其人只要在城头一战,就不得不说,是鼓舞了刘备军守卒的士气。别看太史慈是受伤了,但是除了是不能用兵器杀敌之外,其他的都没有问题,所以凉州军依旧是遭遇到了激烈的抵抗。
 
    太史慈此时是赶紧喊了两句,想让己方士卒是提起精神,然后提升些士气。还别说,他喊过之后,刘备军守卒的士气,确实提升了一些。
 
    城下的马岱听了太史慈所喊,他也是放开了嗓子喊道,“太史子义,你居然还活着,还没死?”
 
    太史慈一听马岱这话,他是火冒三丈啊。心说,我就中了一箭,就能那么轻易死了。你马岱要是如此的话,可能还不如自己呢。
 
    不过他还是没怎么表现出来自己如此,毕竟身为大将,太史慈就算是生气,你在表面上去看,也确实是看不到什么一二三四五出来。
 
   
 
    而这时候就听太史慈冲着城下喊道,“马岱,马伯瞻,休要逞口舌之利。咱们今夜就在襄阳大战一场,你带如何?”
 
    马岱闻言就是哈哈大笑,“好,正有此意。弟兄们,给我冲啊,今夜就拿下襄阳城!!”
 
    马岱心说,到底是谁怕谁啊,自己还能怕了你了。自己这边儿有着十万弟兄,你太史慈的襄阳城才几千人?就算是今夜不破了襄阳城,明日也必破。在马岱看来,天时和人和,那都在己方,所以己方要是不胜,那么还真就是没地方说理去了。
 
    而太史慈是右手紧紧握拳,在他看来,今夜自己就是大意所致,以致于自己中了人家一箭。当然这事儿太史慈没觉得什么,只是人家凉州就是为了这个,而且此时还是趁夜进攻襄阳了,他们肯定是早都商量好了,最后故意如此的。
 
 
第七八九章 夺襄阳终于得手
 
    凉州军夜袭襄阳城,依旧是没有破了人家的防御,是无功而返。其实也不能这么说,至少之前黄忠一箭,确实是让太史慈受伤了,这个倒是没错。不过即便如此,却还是没能拿下襄阳城啊。
 
    马超是再一次让士卒鸣金收兵,然后回到大帐后,他直接说,明日继续战襄阳,然后便让众人都散了。已经很晚了,该休息还是早休息吧。自己也是有些着急,当然是希望能尽管拿下襄阳,但是仔细想想,貌似襄阳城内的太史慈,他应该比己方还要着急吧。所以他比自己着急,那么自己又何必是那么急呢。
 
   
 
    第二日,马超是继续带兵战襄阳。马岱今日是拼了老命了,真的,他也知道,自己不拿出十二分的力,那根本不行。之前都拿出十成的力,结果自己还是没能破了人家防御,但是今日,必须登上城头把太史慈打退!
 
    在马岱看来,如果说之前,自己不如人家,那就算了,毕竟人家武艺在那儿摆着呢。但是现如今,他太史子义却是受了伤了,自己要是再拿不下襄阳,再这么丢人的话,那自己真就别在凉州军混了。要说襄阳城池坚固是坚固,但是城内一共才有多少刘备军的士卒啊。而己方又多少人马,几千人对十万,己方居然是没有占到什么便宜。
 
    在马岱拿出了十二分的努力下。他终于是再次登上了城头,他是直接就本着太史慈去了。太史慈一看。心说自己虽然是受伤了,但是却也不是你马岱马伯瞻所能拿捏的吧。他拿着兵器就要上前,结果却被己方士卒给拉住了、
 
    “将军,不可,不可啊!”
 
    “你要阻我否?”
 
    士卒一听。是赶紧说道,“不敢,只是将军,如今敌军势大,我军当早做打算才是啊!”
 
    太史慈闻言,则是把眼一瞪,心说,你这意思不就是己方要败吗。大势已去了?
 
   
 
    此时太史慈是双眼等着士卒,然后大喝道:“给我滚,今日我与襄阳共存亡!”
 
    太史慈确实是火了,别看身为大将,但是却并不代表其人没有脾气,反而他脾气可不怎么好啊。平时基本都是很克制自己,但是今日在凉州军异常强势的攻击之下,己方的士卒还让自己撤退。太史慈确实是爆发了。对他来说,现在跑了,那就是毕生的耻辱。哪怕自己不如人家凉州军,大不了城被破了,自己兵败被杀而已,要不还能如何,自己死有何惧!
 
    只是自己死是小,但是耽误了自己主公大业。那就是大事了。至少自己主公可是非常信任自己,让自己驻守襄阳,可结果呢,却是让城池丢了。此时此刻,太史慈就觉得,城池要是丢了,自己就是无颜再面对自己主公,没什么脸面去见自己的同僚,还有手下的那些士卒啊。
 
   
 
    而士卒一见太史慈如此,他就知道,太史慈的意思,所以他这时候是赶紧说道,“将军,所谓是‘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如今将军当早做打算,保住我军人马,奔向江陵才是啊,难道将军要做那不忠不义之徒?”
 
    太史慈一听,不忠不义之徒?这是说自己呢?这辈子这么大了,还真是第一个敢这么说自己的,这真是己方的士卒。要是不知道的,还以为是个大爷呢?说自己是不忠不义之徒,胆量不小啊,己方什么时候有如此人物了?
 
    太史慈冷笑一声,“你叫何名?”
 
    太史慈问向了这个年纪估计还不到二十的士卒,士卒赶忙回到,“在下向宠!”
 
    太史慈点了点头,“好,向宠,带着大军,和我一起撤退!”
 
    向宠高兴说道,“诺!”
 
    对他来说,没有什么比这个更好听的了。本来吗,城池没了,还能夺回来,但是士卒和主将都伤亡了,这上哪去找回来去。士卒还好说,但是主将呢,天底下也只有那么一个太史慈,所以向宠当然是知道太史慈对自己主公的重要性,所以是苦劝其人,这才算完。
 
   
 
    太史慈绝对不是那么轻易就能妥协的人,但是说实话,他却也知道,向宠说得都有道理。而如今自己最应该做的,绝对不是和凉州军死拼,而是弃了襄阳,赶紧撤向江陵。他也知道,如今已经是大势已去了,之前还没太大感觉,但是这个时候,随着登上城头的凉州军士卒是越来越多,他真是没什么信心了。至于马岱,他也不知道人哪去了,反正应该还在城头吧。
 
    并且太史慈感觉,自己就算是不答应,这个叫向宠的,可能还有千百种方法,说服自己答应。而且最为关键的是,自己认为其人是个人才,所以一定要带着他离开,然后引荐给自己主公。至于其他的,城池丢脸,自有自己去和主公请罪,一切都是自己的原因,所以才……
 
    向宠和城头的刘备军士卒招呼了一声,让一部分人留下拒敌,而剩下的全部撤退。太史慈看着他的安排,是点了点头。一部分人撤退,而一些人则是要留下,这是必然的。因为只有牺牲极少数人,才能成全大多数,要不最后谁也跑不了。至于剩下的士卒,太史慈也知道,他们都是自愿留下的,不管怎么说,没有人牺牲的话,那么伤亡只会更大。
 
   
 
    太史慈此时是最后看了眼襄阳城头,他心说,今日之耻,他日必雪!马伯瞻、马孟起、凉州军,你们等着吧!
 
    而此时马岱是正好再次看到了太史慈,他大喝了一声:“太史慈休走!”
 
    马岱绝对是艺高人胆大,在他看来,自己虽然武艺是不如太史慈,但是太史慈毕竟是负伤了,所以自己就算是拿不下其人,可怎么也能把他给拖住吧。结果就这么一喊,而太史慈自然是听到了这么大的喊声,不过他是不可能去和马岱如何如何的。所以他放下了句狠话后,就直接下了城头。
 
    这给马岱气的,为什么这样儿,就是他本着太史慈去了,结果就被一层层的刘备军士卒给包围了,他也知道,这些士卒都是想让太史慈赶紧跑,他们来拖住自己。他心说,第一次就是这样儿,结果太史慈哪去了,自己没看到。好不容易,自己又看到他了,结果是又一次遇到了这样儿的情况。
 
    马岱却是也不得不感慨,刘备军的士卒,一样是有哪些悍不畏死的,也是有能为他尽忠的,如此忠心的士卒。
 
   
 
    马岱此时是冲着太史慈下城的方向,他是大喊道:“太史慈,咱们后会有期了,他日再见,希望你不要像今日一样,夹着尾巴跑了,哈哈哈!哈哈哈哈!”
 
    而马岱一边儿喊着,他也是不敢怠慢,是拿着环首刀,和刘备军士卒,展开了生死肉搏。
 
    太史慈也不是听不到,所以马岱的话,他听得是清清楚楚。他心说,好啊,马伯瞻,你放心,他日我太史子义,是必有所报,你就等着好了!因为早就已经是放过狠话了,所以太史慈也不愿意总去说那些没什么大用的。反正以后肯定是还有机会和马岱见面,所以到时候,自然是要报仇!
 
    太史慈是带着向宠,还有不到二千的士卒下了城头,离开了。而他们还没走多一会儿,襄阳的城门便被凉州军所攻破了。也不得不说,太史慈他们离开得可正是时候,要不还真是很难离开襄阳,毕竟马超十万凉州军,可绝对不是吃素的。
 
相关阅读